家玲總是說,我青年的時候,會給我的前女友,寫很多很多的信,我一直沒有寫信給家玲。

我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只不過是我長大了,心智更成熟了,所以變得不再優柔寡斷了,變得更加忙碌更加充實罷了。

今天喝了不少酒,不亞于第一次見你父親喝的那么多酒。

今天,這過去的十多個小里,幾我都在塔城地區奔波,烏蘇市一二三團,奎屯,由于感冒發燒,所以頭痛不堪。

方才父親提起,先前吃酒的時候,他發覺甲方沙總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泛指一婚、二婚、婚外情),我對他說:“你老實一點就行了?!彼麑ξ艺f“那要看你。〞

我當即反思,必做此書:

人生苦短,不必為情所困頓,則需擇一人終老,相互扶持,相守此生。

且:

物質生活或精神境界:不論平窮富有,共同努力,共同進步。

所謂幸福,豪車別墅等同于花紅柳綠之所獲,你說呢。


寫于2019.2.28 10:20

新疆~烏蘇至奎屯路上

QQ截圖20190303135243.png


怕酒后失言,未敢發。

望無論平窮富有,望我蒸蒸日上,更望哪一天我跌落谷底,我們能如今朝。

若福兮禍所依,望哪一天窮困潦倒,兩人勤儉節約,共同上班持家。

望心有靈犀。


嗡噠咧嘟噠咧嘟咧嗦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