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來廣東已經有一周了,應該是第三次邵家玲家之行,僅以日記的形式記錄一下。

電白行.jpg

本次來電白的核心:家玲家進宅

2019年12月30日 星期一

下午,我從福建邵武出發,孤身一人開車去往廣州。

臨行前我買了一些茶葉,兩瓶福茅,一條軟中,帶給家玲的父母。

開車一天在路上著實有些疲憊,啥也沒有做,所以沒有什么好寫的。晚上喝了一瓶八寶粥,就在服務區匆匆入睡了。

2019年12月31日 星期二

早晨還在江西境內出發,開了好幾個小時,一直也沒有停,接著工地上的各種電話。

中午12點到達了廣州番禺區的廣州南站,并且接到了邵家玲。我開車載著他去了芳村,準備去購買花鳥及熱帶魚。我在抖音上看到熱帶魚都在這個芳村買的,沒想到后來并沒有看到熱帶魚。

下午1:50,我們到了廣州荔灣區的芳村,里面都是賣花卉植物的。

由于中午沒有吃午飯,家玲帶我去小巷子里面吃了一份燒鴨飯。吃完之后,我和家玲在芳村里面完完整整的逛了一圈,最終我們購買了兩盆百合,一箱風信子,兩盆石斛,一盆自己定制的蝴蝶蘭,可謂滿載而歸,車子的后座上塞滿了花卉。

聽家玲說今天是她的朋友許千嫻的生日,她的朋友我也認識,于是我們準備一起去為她慶祝生日,請她吃火鍋。

許千嫻把他的妹妹許千慧也帶來了,我覺得她們長得不太像。我們在廣大沙地鐵口附近吃了火鍋,她們說這個牛肉火鍋很好吃,但我卻沒有吃出什么味道來,我覺得一般吧!

吃完火鍋之后,家玲又讓我們去宜家,她要買一些床單之類的家居用品。我們在宜家逛了有一個半小時,起初在商場一樓我還看到了表演。

在宜家里面,大到家具,如床、茶幾、沙發,小到家中的用品,如電器、碗筷、收納箱,家中或許能用到的幾乎應有盡有,配套的服務也很全面,開拓了我的眼界。

出了宜家之后,我們又回到了我的停車處。就和許千嫻兩人暫別了。

家玲開車載我出了廣州,開了約有一個多小時到達了江門,住了下來。

蝴蝶蘭.jpg

圖為和邵家玲在廣東芳村購買的蝴蝶蘭

2020年1月1日 星期三

由于昨天睡得比較晚,所以我們早上也起不來。我八點多才清醒,而家玲洗漱完畢之后足足摸到了九點多才下樓,我們出發開車去往廣東茂名電白電城。

下午一點半的時候,我們到了電白電城,家里請我在外面吃了一份牛腩粉。2兩點多的時候,我們開車去她的家里。依稀記得她的父母親友站在門外,家玲一會到家自己就溜上樓了,把我一個人晾在樓下,坐立不安。

我換了一會兒將車里的花卉搬了下來,又把這些花搬到了他們家的樓上。家玲把我一個人丟下,著實有點生氣。于是自己就出去住了下來,在房間里面待了一個多小時。

家玲打電話讓我出去買花盆,于是我又給她買了幾個花盆與一包土壤,并運送到她的家里,把花盆和土壤拿到了樓上,一個人慢慢地全部栽種好,并有序的擺放到室內。

在外面買花盆的時候,我還買了芒果,又買了章魚小丸子。這是我第一次吃章魚小丸子,以前只聽過,今天吃起來味道還不錯,外面似乎散了海苔和魷魚絲,挺鮮美的。

晚上吃完晚飯之后,我在他家坐了一會兒,別人送來了磚,我們一起搬磚。搬完后。我就回到了酒店了,早早的睡去。

電白芒果.jpg

2020年1月2日 星期四

上午在酒店起床,我的網站又被攻擊了,每天都為別人攻擊我的網站,非常無奈。

中午的時候到了家玲的家里,喝了一碗白粥,看見樓下的人已經忙碌了起來,別人送來了食材,有很多人在做大鍋飯。

邵家玲的家里需要做大掃除,我也過去幫忙,因為明天就要搬家了。

下午家玲約上了她的姐妹:許千嫻和林以恒,我們準備去海邊的,即將走到終點發現他們也不知道該往哪兒走了,因為要吃晚飯了,于是趕緊回去。

今天晚上是她們家里搬家前提前吃晚飯,我們隨便坐著,我不適應這種隨便找座位的風俗,倉皇的吃晚飯。

晚上11:50,家玲約了她的朋友出來吃燒烤。他的朋友說的話讓我有些生氣,我不太快樂。

我們吃燒烤吃到了凌晨1點多,在凌晨1:40的時候,我一個人負氣,開車去往海邊。

家玲的哥哥打電話讓我回去,說他們沒有辦法洗澡,要去酒店我訂的房間洗澡,我只好回去。

他的哥哥說他餓了,要吃泡面,于是我又開車出去買了粥和烤鴨脖子給他吃。

他的哥哥洗完澡已經是凌晨3點了,夜已經深了,畢竟明天早上5點出頭還要起床,他們家要放炮搬家,于是我們立馬就睡了。

邵家玲的房間.jpg

2020年1月3日 星期五

凌晨四點半,我和邵家玲還有她的哥哥,大家都起床了。

我開車他們去了他們的家里,5:10的時候他們家進宅。他們家每個人左手持著毛巾里面掛了不知道什么東西,右手持著手電,可能是他們這邊的風俗吧,蠻有意思的!

門外的鞭炮聲震耳欲聾,他們上了樓,燈光逐層亮起。約持續到5:15,鞭炮才放完。

我在家玲的房間睡到了上午8點多。上午9:30我一人出發,10:15到達了海邊。我基本摸清了道路,昨天探的路的盡頭是一個工地,但也能看到一望無際的大海。通過詢問我知道了到底哪里才是可以游玩的有沙灘的海邊。

摸清道路之后,我趕忙開車回去,給她家幫忙。中午12:20他家已經開始擺桌子了,我和他的哥哥去擺了酒。

下午一點出頭,我們入座,又是隨意坐了位置。

感覺他們這里比較隨意,家玲的朋友來吃飯還晚點,還需要我們做“霸座”這種行為。其中有一個朋友貪戀玩吃雞游戲,去叫了幾遍,但居然還在樓上玩,等了半天不下,覺得有些奇葩。

仔細一想,說她們這邊注重風俗吧?進宅辦家宴流程的確比較多。但若說他們不太注重,座位隨便坐,吃飯飲食也比較隨意,并沒有覺得某個人太重要,相互之間并沒有太尊重。

下午的時候,我和邵家玲、許千嫻、還有(大嫂)翁秋怡開車去了博賀灣大橋,夕陽西映,比較壯麗。

游玩博賀灣回來,我們看到另一家人進宅。遠觀,燈火通明,金光璀璨。進觀,門口豪車云集,綿延數公里的彩旗、熱氣球,從家中一直跑到馬路邊的紅毯,真是豪氣沖云天!

土豪.jpg

2020年1月4日 星期六

中午在家玲的家中吃了午飯,下午我們去了他的"大嫂"家去看了水庫,又摘了圣女果,下午4點的時候,我們去了電白的一個農莊里面去吃了傳說中的叫花雞。

家玲的表姐介紹給我說,這是用燒紅的土包住葉子裹住的雞做出來的,他們一直都說味道不錯,我吃起來好像也就那么回事,不過聽上去挺牛逼的。相比較起來,我更覺得那種用土來蒸烤熟的玉米更加好吃。

晚上我和家玲帶著許千嫻還有一個小弟邵培熙去了蓮頭村的某個小海邊,抓了幾十只沙蟹,蠻有意思的。

回來之后,又和她的哥哥在半夜12點的時候又出去吃了燒烤,我們吃了兩種烤生蠔,大飽口福,但是就喝了兩瓶啤酒,實在遺憾吶!

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1點了,我就在家玲家里面家里睡下了。

農莊.png

邵家玲的表姐地上家玲的家人去了農莊吃晚飯

2019年1月5日 星期日

早上起床,聽說今天是家玲家進宅的第3天,又要在家里做飯。

我和小弟邵培熙打掃了家玲家的二樓、三樓。上午10點我又和小弟邵培熙出去買了芒果,給家玲買了她需要的眼藥水。

中午在家玲家里吃了午飯,下午2:30~3:00,我在我的車里睡了一會兒,3:30的時候我開車帶著邵家玲與邵培熙去了蓮頭村的另一個海邊,也是我2019年春節曾來過的海邊。

晚上回到邵家玲的家中,吃了晚飯,9點我便上樓睡覺了。

挺佩服他的兩個哥哥的,從中午開始吃午飯,一直喝酒,喝到晚上9點,再后來我就不知道了,嚇死我了。聽邵家玲說在這里這種操作很正常,這個操作太騷,我怕說出去閃斷了我的腰!

邵培曦.jpg

傍晚帶了邵培曦到海邊看日落

2019年1月6日 星期一

中午在家玲家吃過早飯之后,他們決定晚上做燒烤吃。

于是下午一點和家玲的二哥以及他的媽媽開車去菜市場買菜。

他們的菜市場并不是我之前從明軒酒店到他們家的那條路的菜市場,而是在一條小巷子里面,算是比較幽暗潮濕的。

他們的菜市場與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比如說賣雞的就是將一群雞關在籠子里面任人抓取。我在菜市場里面還看到被人家洗干凈掛著的兔子,還看到很多新鮮的海魚隨意的放在賣菜的臺子上,這里的豆腐都是方塊的,與我們在江蘇常見的豆腐不一樣,比較特殊。

家玲媽媽帶著我們買了一箱八爪魚,一些海魚,又買了很多蔬菜?;丶覠居?。

在這個菜市場買完菜之后,家玲和她的媽媽就先回家了,我和家人的二哥又去專門賣生蠔的鎮子里買了一些很小只的生蠔,這是用來煲湯和做燒烤吃的。

買完這些菜品之后,家玲的媽媽忙著做好了午飯。

吃完午飯之后,我們一起在她家的1樓院子里面折菜,清洗早上買回來的雞進行腌制。傍晚時分,家玲的大哥邵家發使用了18塊磚頭,搭建了燒烤的臺子。這樣的燒烤臺比我想象中的簡易了很多,也方便了很多,不過看來不太衛生,畢竟磚頭很臟。

做燒烤的時候,他們在用磚頭搭建的燒烤臺上鋪上了專門燒烤用的鐵絲網,在磚頭之間使用木炭生火,這樣的造型令我驚異,我原本以為還是像網上賣的那種無煙無碳插電即可用著燒烤臺呢!

我們吃燒烤一直吃著了半夜喝了5瓶啤酒,雖然前期還感覺這樣燒烤較臟,而且自己烤的很多東西都容易糊掉,但后期感覺還好,可能是因為在這里呆了幾天習慣了吧!

燒烤.jpg

2019年1月7日

原本準備今天就離開電白的,家玲的表哥過來說晚上要請我們吃窯雞,并且自備了三只母雞。

通過了解,我知道這里人不怎么吃豬肉,而卻喜歡吃雞。

這幾天我在家玲家里家,并沒有吃到多少豬肉,他們這邊豬肉全是用來做煲湯的輔料的。我在這邊吃到了肉食,除了雞肉就是海鮮了。

下午的時候,家玲的二哥出去用電瓶車載了一車土回來,在壘了幾塊磚之后,又將這些泥土壘起來,壘成碉堡的樣子,說這個用來做窯雞。

他們撿來了木頭與竹條,在土做的碉堡內燃起火之后,慢慢的塞入木頭與竹條進行焚燒,這個過程大約持續了四個小半時,從下午5:00一直燒到晚上9:30,是一段非常長的時間。期間我輔助家玲將腌制好的雞以及其他一些食物用錫紙包好。

其實我急不可待早就餓了肚子,雖然燒紅土塊做窯雞這是一個非常有趣,我前所未見的項目,但是實在難熬畢竟吃完午飯之后,直到現在都沒進食。

實在等的餓瘋了,我又上床睡了一會兒。大約睡了半個小時之后,家玲打電話給我說已經開始做了,我才下樓。

家玲的哥哥和眾人將燒紅的土推倒之后,使用各種工具將它拍碎,并鏟到鐵做的小推車里面,鋪入一層土,再鋪入一層食物。

5分鐘不到,一些雞蛋以及蔬菜就熟了。半個小時不到,雞也熟了。

這些食物拿出來非常的燙嘴,餓肚子的我甚至把口中的一塊皮給燙掉了。我品嘗了很多,感覺,烤金針菇,煲金針菇,以及昨天的烤生蠔,味道都差不多,沒什么好吃的,但是烤雞蛋以及烤玉米就有一種獨特的風味,不同于我在江蘇常吃的那種水煮玉米,也不同于水煮雞蛋,食物之香美,難以用言語表達。

最后的重頭在窯雞讓我有所失望,畢竟是火烤的,所有的汁水不能入味,所以雞的皮吃上去還不錯,畢竟用腌制過了。但是內部的雞肉沒有什么味道,雖然水嫩,但卻沒有味道。

話說這三只雞在沒有進行火燒之前,都被我用手揉捏過,放在鍋里腌制。這也是我人生中第1次摸切好的整雞。

家玲的父母是非常熱情的,家玲的父親拿了半只雞,以及很多火烤好的東西,裝了兩三個塑料袋,專程開車送出去給朋友吃。家玲的母親在邵培熙要回家的時候,也用塑料袋包了一袋子食物,讓邵培熙帶回家,這樣的細節讓我感受到電白人之間的鄰里關系非常和睦。

我只吃了一點,便上樓休息了,畢竟早就餓過了,僅喝了兩罐啤酒出了一點食物,就塞滿了肚子,圓滿還想幫忙收拾一下,但實在太困了,已經是半夜11:30了,就第1個上樓休息了。

火燒窯雞.jpg

2019年1月8日

早上起床之后就開始收拾東西。

早上邵家玲的媽媽給我做了豐盛的午餐,為我踐行。

他的哥哥特地出去買了鴨粥給我吃,鴨粥的味道不錯,粥里面充滿了鴨湯的味道。切好的鴨有點讓我失望,就跟我們這里的鹽水鴨差不多。

點評一下鴨粥吧,鴨粥就是用老鴨湯熬出來的湯汁煲粥,在家鴨子用鹵水煮一下切好,鴨粥特別之處不在其鴨,而在其粥。

吃完午飯之后,我便收拾要離開了。臨行前我邀請家玲的大哥邵家發跟我走,去我們那里游玩,而家玲的媽媽卻不允許。

當我和家玲要上車的時候,家玲的爸爸提了4盒餅干以及一大袋海鮮干回來,這是他剛剛開摩托車出去買的,盛情難卻。我決定下次再來的時候,帶上更多的禮品,質量好的要有,便宜的特產也要多,多了那種雙手提不下為止,這樣看上去也比較壯觀。

一路順風.jpg

邵培曦送給我的“一路順風”紅包

截止2020年1月8日的下午來到邵家玲的家的旅行,便畫上了圓滿的句號了。期間因為邵家玲的朋友極度生氣委屈過,也因為認識了小朋友邵培熙而感動開心過,對家玲的家庭組成部分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深刻感受到了他們兩個哥哥的作息時間不正常,知道了什么是邵家玲的二哥一條街的朋友,體會到了邵家玲的母親對他們家庭無聲的默默的付出,他的父親每天的操勞(他的父親總是一個人戴著眼鏡坐在沙發上對著賬單)。電白的民風淳樸,家家戶戶都不按時吃飯,有吃的都來蹭一頓,不來吃也要送過去,讓我感到奇葩不可思議的同時,也讓我為羨慕這種無憂無慮、鄰里和睦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