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好。

沒我打擾的夜,你是否還習慣?

貴州畢節.png

今天的月亮很圓很亮,你是否會抬頭看它?是否心中會生出絲絲惆悵?

你總說我寫了很多情書給她,你可知道覺大部分說分手之后寫的。

那個時候寫給她的情書,傳達出的情緒比較復雜:無法理解、怨恨、想念。而現在寫給你的,只有思念。

有你的微信,卻不敢給你發信息。

跟你說的再多。你對我心生又想起倉央嘉措的一首詩。這首詩。有沒有寫第三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你還記得嗎?我們在拉薩的時候。答應你。抄寫倉央嘉措的詩歌全集送給。你知道嗎?那本本子現在還鎖在我的柜子里。還未寫完

我們的相遇很神奇,蕓蕓眾生中叫我們就像是無數個面里兩個線的交匯,無法設想卻又理所當然。我們的分別很平和,平凡的像我們一樣。想投入人生浪潮中的石子,泛起波瀾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