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于有工程開工了。裝好了設備,去了浙江舟山。安排好了之后便返程了。

來了蘇州,見一下在這里學玉雕的朋友。他陪我走了蘇州的十全街,還有相王路,以及各個小巷。簡單看了一下這里的市場,覺得水深不可測。不起眼的石頭居然能賣到幾萬幾十萬的高價天價,讓我覺得匪夷所思。

QQ拼音截圖20190412150702.png

此刻,我才理解到隔行如隔山的含義。在這樣的文化藝術產業,我或許能片面的看到它的藝術價值,但還是很難判斷這些產品是否物有所值?;蛟S是我了解的時間太短,沒有辦法看到這個行業的未來。

來了一趟之后,只是深深的覺得自己身上佩戴的一些掛件不值一提,說白了只是一些入門貨罷了。

我的朋友是做玉石加工的。按我的經驗看來,加工行業的利潤有限,時間成本過高?;蚴鞘枪谝运囆g的名頭,才有那么高的附加值。但如果把它做成產業化的東西,有系統化的教育培訓,藝術也會變得廉價。

也或許是我太粗俗了,把藝術品看做產品。

但這些加工出來的玉石,既然交易了,便是流通中的商品。如何做大做強,無非就是如何提高銷售額。有需求的客戶多了,賣出去的產品多了,有了盈利,自然可以做大做強。

或許我太狹隘了,這些珠寶類的手工藝產品,有些人開始把手工藝當作藝術,后來只想通過它盈利,兩者兼顧的自然有,但在當下的生活里,他是想通過工藝謀生的人更多。我不明白,不能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