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幾點起床的時候送張杰上學,杜廣見忽悠一下竄上了車,要一起走。我以為他陪我一起送張杰,沒想到到四岔路口的時候他躍然下了車,準備坐公交車回家。我讓他在我家再多待兩天玩一下,他不愿意。

杜廣見就這樣回家了,我自己也開車回到了家中。我將衣服清洗了一下,卻發現短褲上面的松緊帶居然卡在洗衣機里面了,這讓我感到悲傷。我想盡一切辦法想將它取出來,這全然沒有作用,我只好用剪刀將它剪開了,不知道這在個遺留物后期對洗衣機的工作有沒有影響。

杜廣見在回家的路上,憂愁傷感的告訴我說,他即將離開家中返回部隊,對我們有千萬不舍,希望我們能到他的家中吃午飯,我說擇日不如撞日,不如就在今天吧!

我和家玲足足拖延到11:30才出發去杜廣見家中吃午飯。沒想到足足開了一個小時才到他的家中?;蛟S是因為這次在上岡走的沒有走小路,又或許是因為家玲開車,車速慢了,我想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們出發的時間太晚了。所以到杜廣見家中的時候,都已經是12:40了,這讓我感到很不好意思,感到耽誤了別人的時間,讓別人等我們吃午飯。

杜廣見的媽媽準備了豐盛的午餐,有大蝦,有黃鱔絲,還有燒鵝。我并沒有喝酒,杜廣見也沒有喝,主要是因為我的肚子有點腹瀉,不然我肯定要與杜廣見開懷暢飲。

吃完午飯之后,我們與杜廣見出去看荷花。一路上我們看到農田里面有很多鳥兒在淤泥中捕食,我組裝好了相機進行拍攝。我們又去了荷花田中拍荷花,可惜荷花都是白色的,而且并沒有完全開放,所以拍攝的效果并不是這么理想。家玲采摘了4朵荷花苞,我們在荷葉的下方淤泥里發現了不少小龍蝦,可惜并不方便抓捕。

在我們回程的時候,杜廣見還在路邊別人放的捕魚的網子中,拿到了三條小魚,我們將這些魚捧在盛上水的荷葉中央帶回了杜廣見的家中,將小魚裝到小瓶子里面帶走。

QQ拼音截圖20190707210804.png

[這是杜廣見在魚簍中拿出來的三條小魚仔]

回家依然是家玲開車,路上下起了小雨,此時我的手機也接到了暴雨的警告,就像印證了這段手機上顯示的警告一樣,小雨越來越大。

由于前些天就和兩個妹妹說好了,要請他們吃晚飯,所以我趁今天約好了他們,我跟他們說稍晚一些,我去接他們一起吃火鍋。

我們回到了鎮北的家中,準備將捕獲的小魚放到了家中。我和杜廣見一起將我家里種的荷花抬了出去扔掉,因為這些荷花已經有一些腐爛了。

媽媽拿了一些水餃給我們,讓我們帶到中央華府去。我看雨勢漸大,便立刻出發了。我到了爺爺家帶上了小妹妹,當我抵達爺爺家的時候,小雨,已經變成了暴雨,狂風呼嘯,我下了車,傘居然都撐不起來,沒幾秒鐘身體就被暴雨給打濕了。妹妹的衣服也全部濕透了,估計她的鞋子也濕透了。

由于雨勢太大,家玲不敢開車,換做我來開。大雨磅礴,我將雨刮器開到飛快,空氣中水霧彌漫能見度不高。我開到中央華府的時候,雨依然很大。我將家玲、妹妹和杜廣見送到了地下停車場的入口,讓他們就近下去。而我則停好了車,頂著磅礴大雨沖到家中。

到了家中,我洗了一把澡,換好了干凈的衣服。等到臨近6點的時候我又去挨著接張杰和張妮妹妹放學。此時暴雨已經停止了,遠處烏云散去太陽也照射了下來。遠眺東邊,竟有彩虹,這是多年難得一件的景象,我趕緊拍照留念。

張杰和家玲挨著坐在車上,他們不太對付,打了一架。張杰無聲的流了幾滴眼淚,女朋友也非常的憤怒,我都不知道說什么好怪誰也不是,很是無語。

QQ拼音截圖20190707210308.png

[狂風暴雨過后,看到了彩虹橋]

我帶上弟弟妹妹還有朋友到了小龍坎吃火鍋。杜廣見不喝酒,女朋友也不允許我喝酒,我就沒有飲酒了。菜這么好不飲酒覺得有點可惜,不過也是好事一樁。

妹妹總是說她要吃肉,肉不夠,我又加了一份肥牛上來,卻沒有人吃了。

吃晚飯的時候張杰很囂張,總是大呼小叫,瞪著眼睛看我,行為非常不禮貌,這讓我有點生氣,要不是人多我就揍他了,感覺他很沒有教養的樣子。

吃完火鍋之后,家玲又帶著我的兩個妹妹買了雞排,并沒有張杰的份。

或許是因為他們兩個打架呢,家玲心中仍有不爽,她特地發信息告訴我,讓我將張杰送回家,我心中也不太開心。

我將張杰送到了鎮北的家中,他也非常不開心,默默不吱聲,坐在桌子前面玩魔方。我也不搭理他,坐在沙發上玩手機,待我輸掉了三元錢的歡樂豆,我叫來了杜廣見,讓他和張杰談一談。朱廣見給張杰深情并茂的講了一些大道理,張杰也不知道聽得懂還是沒聽得懂,帶張杰去中央華府。

到了中央華府之后,我們讓張杰教導我和張杰玩魔方。魔方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小玩具,玩了一會兒我們就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