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 星期四

上午10點不到,在去淮安的路上,聽到消息,江西景德鎮樂平工地5人在施工過程中,因土建垮塌原因從高處墜落并被砸傷,索性人已經找到。

頓時大吃一驚,驚慌失措,但還是決定將現有的事情辦好。去了淮安直屬庫,將工程簽證單等蓋章做好,并送完禮。

下午3點多開車到家,在家里簡單分析了這個事情。并開始聯系相關傷者家屬,另找了一個人,當晚8點連夜開車去事發現場。

8月2日 星期五

早晨6:30到事發現場。

第一時間去了樂平第一人民醫院看來傷者一名,受傷情況并不嚴重。

隨后去了樂平第二人民醫院,看望傷者兩名,其中一名受傷情況比較嚴重,肋骨斷掉三根,臉部縫了二十多針。另一名受傷人員腰椎斷掉一切,骨折一處。

向醫生了解了傷情之后,立刻開車去往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該醫院的傷者脊椎斷掉兩節,情況較為嚴重,腿部多處骨折,渾身多處肌肉拉傷。中午與業主安全部的相關人員見到了,他們過來繳納了相關醫療費用。

一起吃過午飯之后,我們去往南昌曙光醫院,看完,剩下的一名傷者。這名傷者腳部大拇指已經切除,兩只腳的腳后跟都粉碎性骨折,需要消腫之后進行手術。

看完傷者之后,我回到樂平,開車抵達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8月3日 星期六

上午8點我與甲方去了工地。對工地實際情況進行了拍照記錄,發現工地已被甲方人為整理,并且工地后方還有一輛挖掘機。我們督促業主在未對事故進行認責之前,絕對不可以再觸碰工地現場。

我與我的甲方要求業主對該事故進行處理,給出處理方案要求進行,事故認責。

當天下午,樂平第二人民醫院陳慶從下午3:30進行手術,直到下午8:30才手術結束。

8月4日 星期日

上午我媽媽與畢占營去往江西南昌,因為第2天江西南昌第二附屬醫院的蘇立明要做手術,并且今天他的家屬要過來。

我以此與甲方一起去工地,并再次催促業主盡早給出答復。

樂平火車站.png

8月5日 星期一

早上去了業主公司,再次去了事故現場查看,現場并沒有改動。業主說事故處理小組正在開晨會,今天上午可能沒空談。

中午與甲方在一起,得到消息今天下午由于人員不全,也不能談判。因此我立刻坐車,在三點半從樂平去往南昌。

晚上六點半到了南昌,我去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看望了今天剛做完手術的傷者。等到9點出頭,我又去了南昌曙光醫院,看了在醫院的傷者。

看望完傷者之后,我開車回到樂平。此時已經快凌晨1點了。

8月6日 星期二

上午我方與業主組織的相關處理小組進行了初步的談判,關于本次事故以及導致的一系列后果與賠償,業主讓我們以書面的形式寫出訴求,相關處理小組以該訴求向上級匯報,等待答復。

我與甲方在午飯前立刻修改好了文件。改好之后下午我要看望了病人,晚上我和甲方一起吃了飯,喝了酒。 

8月7日星期四

或許是昨天晚上甲方酒喝多了,中午我們并沒有一起吃飯,下午我們到了業主的公司。

跟業主談我們寫好的協議書,需要業主認可后蓋章。業主堅決不同意,說傷者醫療費他們繼續支付,要賠付幾個工人的話可以,讓我們寫代付申請書,這點我也堅決不同意。

我們雙方又扯了一段時間,甲方同意在10天之內,責任認定書,判定雙方的責任。

談完之后,我的甲方就走了,我繼續待在樂平。

當晚業主找到我,他告訴我他們的想法,他們想將這件事情私了,讓我統計一下傷者一共需要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