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一下,自上一篇日記寫完至今,剛好一個星期。今天是周六,亦是8月的最后一天。 從處理江西事故至今,已經有三十天了,今天突然發現,我太會計較他人了。 冤有頭,債有主,一切事情發展的源頭不是我嗎?如果不是我去攬江西這個活,會出這些事情嗎?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嗎?會讓大家跟著我左右為難嗎? 再者,說難聽點,如果不是我為了做這個包人工的小活賺區區兩萬塊錢,會讓這么多人因此受傷害嗎?會讓我爸爸與舅舅陷入其中嗎? 先不去計量這些,這些明天寫月底小結時再做考慮,且說說最近幾天在忙什么。 最近一段時間可謂忙的昏天黑地不分晝夜,基本都是凌晨休息,所以雖然做了很多事,但日記也拖更了。

8月24日

早上在江西景德鎮出發,因為用了一會兒電腦多花了一點時間,臨近中午火急火燎坐滴滴趕到動車站。

到了動車站恰臨檢票,卻上錯了動車,還好正好沒我的位置,多次確認后,在動車啟動前換到了正確的動車上,估計再慢一分鐘就上不了車了。

到了福建武夷山后,坐客車到了福建邵武。到了工地后卻得知甲方今天不能及時來到,白白耽誤了一天,晚上和畢占營一起吃了晚飯,明明只喝了一瓶啤酒,卻恰似發泄了心中所有的情緒。

晚上就睡在畢占營租住的房子里,房間還不錯,有空調,不過我們兩個人睡一張床,沒有枕頭沒有被子,是不太舒服。

2019-08-25 083515.jpg

8月25日

上午八點去了甲方公司,談了三個小時簽訂了合同,被甲方還價5萬元,讓我有點不爽,不知道能盈利多少。

簽好合同后已經是下午一點了,簡單吃了便飯,便回到房間休息。

還是決定在下午三點出發去江西,因為江西的甲方火急火燎讓我過去,要我在27號放預埋件,可惜我臨時調配人手很麻煩。(后經證實,我為了放這個預埋件,明明兩個人配合做半天就結束的事情,我足足花了2000元讓秦連放預埋。)

晚上九點多才到江西高安,住下后點了外賣,好不愜意。

2019-08-26 162815.jpg

8月26日

上午起床后稍微工作了一會兒,就去周敏工地了,簽訂了相關合同。我讓甲方把以前的賬目結算給我,他讓我再等待數天,我只好答應他簽訂了不平等條約。

中午在甲方公司吃了工作餐,正兒八經的工作餐,蒼蠅四處廢物,飯菜凌亂不衛生。

簽完合同后我就出發了,去了鋼材市場定下了該工程所需要用到的螺紋鋼預埋件,并讓加工廠送到工地。

傍晚時分開車到江西南昌,凌晨一點家玲到了,我去接她。


8月27日

由于凌晨三點才睡,早晨八點多才起床。

從江西南昌昌北機場附近一人開車回家,開的是面包車,足足開到夜里11點才到家。

夏季面包車悶熱,獨自一人開車,其中艱辛不可描述,實在煎熬。

到家之后和母親扯了一陣子對江西事故的看法,實在憋屈。


8月28日

早晨在家中整理了這趟出門堆積下的部分文件,臨近中午去廠里和父親商量賠償事宜,無果。中午與其一起回到家中吃午飯并簡單談了一下。

吃過午飯后休息了一下,去陳慶家里了解了一下,把我們大概的想法告訴了他。

回到中央華府,我拿了行李火急火燎的開車去鹽城動車站。第一次來動車站,停車就是個大問題,轉了3圈才找到停車位,停下來后趕緊取票,取票結束進站剛好檢票,再晚一步便是使不得。這是我第一次在鹽城坐動車。

晚上到了濰坊,出站的時候拍了一張照片,卻晚了一分鐘沒能趕上最后一班公交車,打車直接去昌樂花了60元,不算多。

住在昌樂尚客優酒店,在隔壁吃了牛肉面,一夜無話。

2019-08-28 190141.jpg

8月29日

早晨起床,8點去了工地看了現場,如需施工不算困難,也不簡單,需要我提供圖紙。

甲方是資金雄厚的業主,數棟糧庫同時施工,一看就是不差錢。再一接觸,原來是房地產開發商。

在甲方的辦公室僅僅坐了一個小時,便知道了什么是“往來無白丁”。過來的不是高級別的領導就是有資本的主,隨隨便便買塊“小”地皮就是八九百萬。

和甲方閑聊了一會兒,得知他的孩子還比我大一些,是美國留學回來的碩士,就業于北京。羨慕別人的背景的同時,更感嘆第一代企業家創業的困難,想來也是一步一個腳印才堆積出來如今的資本。

和甲方一起吃了午飯,錯過了坐動車回鹽城的時間,坐汽車回家慢吞吞,到了鹽城已然11點,再開了一個小時的車才到家中,一個字,累!


8月30日

早晨將江西事故傷員陳慶的賠償款賠付掉,并做好了相關手續。

忙活了一會兒,動身去了江蘇南通,到的時候剛好是飯點,看了一下工地后,甲方請我們一行人吃飯。

吃飯的時候剛好下雨,這頓午飯吃了應有一個多小時,吃飯時張杰鬧情緒,令我很不快活。

下午甲方帶領我去了另一個糧庫看了一下,看了現場后,再對比圖紙,發現驢頭不對馬嘴,圖紙設計的完全不符,根本無從下手。

單單看了工程面積,只有兩千余平方,真的不算大。所以雖然我志在必得,但也不太能提起興趣來。

看完工地后,和家玲、張杰去了如皋花鳥市場,我們購買了發財樹、吊蘭、多肉等,張杰購買了一顆橘子樹。

晚上開車到9點才到家,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將花卉搬到樓上,等我將張杰送回鎮北家中后,再回到中央華府,再一個人花費了至少一個小時的時間將花草整理好,已然是凌晨一點多了,疲憊,但心情是開心的。


8月31日

早晨忙著將山東濰坊的圖紙繪制出來,再整理一些電腦上的文件。原本工作一切順利,卻接到了昨天賠付完畢的陳慶鬧事鬧情緒的信息,這讓我憤怒異常,又為處理他的事情而操心,編輯了大段文字。

下午繼續繪制山東濰坊的圖紙,繪制完畢后又安裝了上個月購買的標簽打印機,好多件事情一起做讓我有些煩惱。

直到我7點吃完晚飯,才將標簽全部編輯完畢打印出來,后去鎮北理了發,回來路上買了零食,寫日記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