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應湖南長沙客戶的要求,去長沙的某個項目現場勘探。

在婺源惜別家玲,心一橫坐上動車去往長沙,一路上心里一直想著:“我要去CSC和大傻Battle,我也有freestyle!”(當然只是心中臆想而已,沒有這個真實想法)。

婺源動車站.png

(婺源似乎只有這么一個動車站,還挺發達的?。?/p>

晚上是幾點到了長沙我已經記不清了,反正下了動車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我坐了4號線地鐵到了赤崗嶺,出地鐵站的時候發現長沙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樣子,亦或許是我我去的地方太破爛吧。

出了地鐵站就感覺到了重慶一下,入眼便是坡度非常大的馬路,且路燈昏暗,或者說有的地方直接連路燈都沒有,而且人來人往,感覺連我老家都不如,就像落后的5、6線城市。(我沒有幾線城市這樣的概念,只知道眼前的長沙除了高樓林立以外,這段馬路真是太婆爛了,路邊的店面也非常破舊、擁擠,感覺就像窮山溝里面的小鎮。)

在從地鐵站去往酒店的路上,人行道狹窄,沒有路燈。在避讓兩個逆行過來的婦女的時候,一時大意一腳踩空,左腳直接崴了一下,當時人就差點站不起來,心有后怕,感覺腳上不會太嚴重,走走停停到了酒店。

好不容易一瘸一拐到了酒店,發現耽誤了幾分鐘酒店的房價已經上漲了,心生不滿,感嘆壞事一樁接著一樁。

到了房間住下,點了外賣。脫下鞋之后走路,發現腳背真的挺疼的,趕緊用冷毛巾冷敷。本來帶了電腦準備工作一會兒的,因為腳傷只好作罷。

早早的洗澡入睡,午夜卻被走廊里聒噪的一群年輕人吵醒,心生不滿,感覺門外的這群年輕人就像是剛從夜場出來一樣,精神亢奮。

倒頭繼續睡,不想凌晨兩點被腳上的疼痛疼醒,感受到扎心的疼痛一陣一陣傳來。走路想上廁所,卻發現左腳完全不能下地了,腳背傳來的腫痛感讓我感受到,這只腳至少腫了三分之二。強忍著疼痛,心中想著估計要住在這兒一陣子了,太疼了,早知道不來長沙了。

早晨起床,左腳背面依然腫痛,強忍著聯系用后腳掌走路,只要自己能走,工地還是要去的。

起床退了房,導航走路到隔壁藥方購買了止痛消腫噴劑,就坐在路邊的小藍凳子上擦拭起來,也算是慰藉一番受傷的心靈。

打電話給甲方,甲方讓我9點半到工地,我問他能不能早點,他說去的早的話業主還沒有上班。我問他能不能早點去,甲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讓我心生不滿。

在附近吃了一碗鹵粉,又回到酒店大堂休息了一會兒,直接如約打車去了工地。

到了工地后,甲方不一會兒就來了,看樣子也不像一個大公司的做派,估計也沒多大來去的公司。一起進了鐵路局車輛段內,看了現場的火車過道罩棚,也就那么回事。實際上能通過照片看到的東西,非要我來現場看,這個甲方一看就沒大意思,做事太自私。

看完工地,準備和甲方找個地方簡單談一下。甲方沒有車,居然帶著我到隔壁的米粉店坐下,并請我吃了一碗牛肉粉(加了一顆鹵蛋#滑稽),可怕的是現在是上午十點鐘,在這個不上不下的時間甲方居然請我吃牛肉粉,我也是醉了。

和甲方談了一下我的施工方案,一看甲方對工程事宜就不太懂,懶得多說。

后接到南京甲方的電話,催促我到南京和她一起見業主。故我取消了回江西的計劃,直接坐動車到了南京。

長沙和南京都是大城市,一路上帥哥美女無數,數不勝數,造型奇葩的比比皆是,想來是我目光短淺了。

在南京我又是坐地鐵又是換乘又是騎自行車的,這讓我感受到大城市的發達,亦讓我無所適從。

現在南京鼓樓區7天酒店,寫下這篇日記。

原本還想著更新一下網站之類的,現在已經是十點半了,估計也沒有辦法進行網站更新的之類的工作了。

很久沒有看文學類的書籍了,準備看一會兒書就睡了。

無人答復我,和自己道一聲: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