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起床比較晚,足足到9:00的時候才吃完早飯。

我邀請了邵家玲和胡子豪一起去下鄉釣魚,他們不去,唯獨和張杰下鄉釣魚。

開車約20分鐘之后才到鄉下,可惜上午的天氣太炎熱了,熾熱的太陽讓我釣魚毫無心情,并且也沒有人敢穿蚯蚓,更不幸的是張杰的魚鉤掛到水草了,導致魚鉤斷了,所以釣魚的事情便作罷。

想到張杰要制作一個竹節人,我就拿起了昨天已經準備好的小刀,砍伐起周邊的蘆葦竹,一共湊齊了10根小竹子,裝上車才回到家中。

中午原先準備到爺爺家吃飯的,由于高速堵車,姑姑回來晚了,并且邵家玲肚子痛不愿意去爺爺家,所以我便沒有去,在家里點了外賣。期間我用修指甲的小刀給張杰制作了竹節人,由于工具不太方便,導致我右手的無名指都起了水泡。

中午在家玩了一會兒竹節人,又休息了一會兒,等到下午約3:00的時候,約上了姑姑和妹妹,帶上他們下鄉一起釣魚。

躍出水的魚.jpg

《躍出水的魚,憤怒與無助》

今天下午張杰的戰果頗豐,而我卻一直忙碌著換魚鉤。張杰一共釣上了十幾條小魚,而我只釣上了一條小草魚。妹妹和我一樣只釣上了一條魚,為了不讓她冷清,我給了無人機給她玩,或許她也很快樂。

6點多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我們收起了漁具,從農村回到縣城了,準備到爺爺家吃晚飯。

走到中央華府的時候,張杰一路玩手機被,我訓斥了一頓,他把手機收到了口袋里,沒想到短短100多米的距離,他居然在蹦跳中將手機弄丟了。

這令我憤怒,我和張杰還有邵家玲一路尋找卻沒有找到。而張杰對他自己手機的丟失,完全產生不了任何悲傷沮喪的情緒,這更加令我憤怒,我想要么是他太小了,對此事沒有責任心,要么是他認為這個手機是我給他的,他毫不在乎。

我原本準備放棄的時候,開啟了手機定位,非常驚喜的發現手機可以在線定位,能確認到位置。等到姑姑把我們帶到爺爺家準備吃晚飯的時候,我獨自一人借開姑姑的車尋找手機。

經過一路追蹤確認,以及我拿起另一個手機與地圖對比,最終發現手機最后的定位在垃圾護理廠附近。

經過我與身邊的人的洽談,最終發現一個環衛工舉動詭異,經過小跟蹤之后,發現這個老奶奶環衛工鬼鬼祟祟的走到了配電箱的后面,這一舉動被我發現了,我讓手機響鈴最終確認,這個手機就是她偷偷放在這邊的。她撿到了拿起來,我多次質問她而她卻不還給我,在我的再三質問之下也堅決不承認,這讓我感到憤怒,卻除了抱怨幾句,也沒有別的辦法。

我撿到了手機之后經常非??簥^,到了爺爺家喝了兩瓶啤酒。

媽媽突然感到肚子疼痛,被姑姑和邵家玲送到了醫院,掛了點水。

今天是無序的,亦是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