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開車去江西吉安,那里有一個不太靠譜的項目。聽聞同行做的大的不是宣傳做得好就是有業務員專門在外地跑,我想在不斷緊縮的市場上占據一席之地,就得雙方面都做。自己勤跑跑,以及夜以繼日的發廣告。

出發去吉安.png

    前兩天潰爛腫脹的手,今天腫脹有所好轉,沒有那么痛了,畢竟吃了消炎藥,炎癥有所好轉。關節處剩下的三個水泡我也忍住痛挑破了,有擦涂了碘伏,希望不會化膿。早日結痂吧,早點好起來。

    很久不打字了,因為想說的都會跟你說完,無話可寫。如今又寫了,只是因為你要走了,你走的那么輕易,容不得我半點喘息。

    你是多么要強的一個人,想來你一定很難過,你就是這樣,悲傷也好生氣也好,總是抿著嘴什么都不說。

    我們之間的距離會是有多遠,相隔千重山萬重水,若是分開,沓無音訊,在這茫茫人海里再見一面怕是癡人說夢。

    是南柯一夢嗎?是有多不舍?異地戀真的那么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