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七點才起醒,因為昨天晚上發生的不愉快的事情,而余氣未消。但畢竟休息了一夜,所以心情好受了一些。  

聯系卡車裝貨至連云港,聯系了好多個司機,終于找到一個差不多合適的。  

隨后趕忙到廠里,測量了一下老設備的寬度。爸爸開了吊車,剛準備吊裝設備,卻發現吊車壞了,修理著好一會兒,總算發現了問題的源頭出在哪兒,但還是嘗試了好幾次才修理好。  

我約好的卡車過來之后,使用這個吊車晃晃悠悠的裝車,歷經千辛萬苦提心吊膽才裝上車。這一下就耽誤了大概一個小時,足足10:30才裝設備完畢??上гO備裝上車了之后我才發現,彩涂卷的支架沒有裝上車。  

中午吃飯聯系了別人做假標簽,又聯系購買鋼絲繩的事情,還有亂七八糟工地上的一些事情,令我感覺有一些煩惱。誒,做不完的事情!  

原本不準備去南通了,但在1點多的時候,由于糧庫的一個職工拍攝了我們彩圖卷的標簽照片發到了群里,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響。我還是決定即刻動身去南通如皋。  

我到了廠里裝了一些鐵板,又打印了上海定制的標簽,買好了工地上設備需要用到的鋼絲繩,大約2點多的時候我才出發。  

開車在路上也是忙乎個不停,或是不知所謂吧!手機又是聯系剩余裝貨的車輛,又是催款,又是聯系云發布,打完電話又發廣告,發完廣告又看新聞。  

到了工地之后,我看了一下現場的安裝情況,未來需要做什么、提供什么材料也心中有數。  

沒在工地待多久天色就暗了下來,和工人們一起吃了晚飯,與施工隊長交流了一下后期的工作。  

原先準備晚上和工人們住在一起的,但受到了甲方的邀請,還是決定上街和他一起吃晚飯。  

如約和甲方吃完晚飯已經是8:30了,又和甲方一起修了腳,具體不多聊,已經單獨寫了隨筆。  

甲方比我大5歲而已,卻讓我深深的感到了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家在20歲的時候就年收入過千萬了!而我呢,井底之蛙一只,總是因為收入問題瞧不起同齡人,實際上也有同齡人因同樣的問題而瞧不起我吧??!  

晚上酒喝多了,買了根甘蔗,因為喝了酒沒有走多遠的路,找了個便宜的旅館,跟別人討價還價后,住下迅速入睡了。  

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