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7:15才起床,洗臉刷牙完畢,又開了半個小時的車,才到如皋丁堰工地。  

到工地的時候已經是8點出頭了,在工地上轉了一圈,思考了一下工人們該做什么事情,并安排了一下,又和連云港的甲方通話了半個小時,確定了下午去簽訂相關合同的事宜,然后就開車出發了。  

我計劃先從南通如皋出發回家,拿好公章,再去連云港。這下比直接過去要多出兩個小時不止。開車的路上也沒閑著,寫了一篇短短的隨筆。  

我片刻未停歇,開了兩個小時的車,中午12:30才到家。  

洗了一個熱水澡,洗好出來的時候已經是12:50了,打開了電腦,將銀行的賬目記了一下,這下已經是1:20了。  

我又將連云港的合同拿出來修改了一下,修改好就已經是1:50了。  

一切準備就緒,我趕緊下樓,開車出發。還沒吃午飯呢!原本計劃順路吃一下鎮北的沙縣小吃的,這下也來不及了,在家里停靠了一下,拿了點面包餅干當作午飯。又到廠里看了一下施工隊長需要回來拿的材料,確定了之后便走了。  

一路開車大約花費了三個小時。下午開車到四點四十分才到連云港,路上由于太困了,僅僅停歇了10分鐘。  

保時捷911.jpg

奔赴連云港的途中看到一輛911S

到了連云港東海后甲方在忙來不及見面,我首先去了糧庫測量了尺寸,然后才按照甲方要求開車到東海市區里。到了市區后甲方讓我等著,我就等著吧!一等就是半個多小時,后又按照甲方發的定位驅車二十分鐘去了東海的邊緣,甲方說在飯店等我。  

到了甲方指定的地點與甲方見面之后才發現,甲方并不是我想象中的老頭,看面貌也就是五十多歲的樣子,算是中年吧!  

甲方非常敬業,一見面就坐在飯店里修改合同,大致達成意見后,又坐到了我的車里用電腦改了合同。甲方原本準備直接打印合同的,可惜現場條件不允許,周邊打印店也關門了,所以未能打印簽訂。  

甲方招呼我一起去吃晚飯,進去一看全是老頭子。大家都喝酒,我也推辭不掉。和甲方的推杯換盞中,我了解到,甲方是真二八經的大老板,他的公司一年能做十幾億的工程,這個小工程他自己負責,純屬經手體驗一下,做了玩的。  

酒桌上在做的是三個人是部隊出生的,精神面貌看上去就是當過干部的人,油頭粉面精神煥發,其中一個老團長似乎是開放商徐總的參謀,還有一個武警出生的油頭中年男似乎是銷售總監的角色,一直在拍建設公司即我甲方和開發商徐總的馬屁。  

酒足飯飽之后,開發商徐總又讓我們去他的辦公室坐坐。一去更為驚嘆,這開發商真二八經的是大企業,開發了大面積的農貿市場。開發商似乎還曾試圖開發過東海龍宮的項目,而目前開發的農貿市場正是我的甲方承建的,油頭銷售總監一直在讓開放商采納他的銷售計劃。  

不得不佩服油頭銷售經理能說會道,一直說著讓我聽上去只能半信半疑的銷售推廣計劃,而開放商和我的甲方卻一直夸贊,也不知道是逢場作戲還是的確認同,或是我對此一點兒都不懂吧!  

但從眾人的言談舉止來看,似乎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我一個小小人物在他們的交談之中實在插不上話來,只能洗耳恭聽。  

開發商是平易近人的,他前后至少燒了三次水,并給眾人加水。讓這么大的老板為我添加茶水,這份殊榮讓我受寵若驚!  

(注:上文是我還能回憶到的,或是昨天晚上酒喝多了,并不能作數!)  

十點多的時候眾人終于決定散場了,開發商令他從眾代駕,為各位送一程。我也故作姿態說我自己開車或叫來滴滴代駕算了,開發商煞有其事的告誡,這種低級錯誤萬萬不能犯!  

我似乎被安排到了如家酒店,或是打了招呼的關系,130元安排到了商務房。酒喝多了迷迷糊糊,但還是清醒的記得,商務房有點離譜,外面是木制桌椅商務氣息濃重,里面是圓床,邊上放置著情趣椅子,想打開燈卻發現全是粉色的,真是離譜。  

特別記得,我倒頭就睡了,沒過半個小時居然有個男的開門開燈,被我呵斥了,真是奇葩!  

一夜無話!

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