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很遠很遠的路,從南到北。

有時候也很疑惑,自己應該在哪里落足?

一年從頭到尾的做工程。除了工作便是旅游,總是在外地。

慢慢的發現,自己有點不喜歡流浪的生活,甚至想找個地方安安靜靜的呆著,好好的停歇。

從南到北.png

--寫于鷹潭貴溪7天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