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4點被工人叫醒去上班了。因為昨天也是4點起床,直到夜里11點半才睡,所以今天又這么早起床就顯得特別疲憊。今天要出差,懵懵懂懂之中胡子忘了刮,煙也忘記帶了。

吃完早點送工人到工地之后,驅車到宿遷汽車站,精神狀態比較差一路瞌睡,僥幸心理作祟沒有買在網上買六點十分最早的一班汽車票,到了汽車站時已經是五點五十,買不到票了,無奈買了七點的車票。進入候車廳后看到六點十分的車次檢票了,和檢票員商量,我還是坐進了最早的一班車次。上車之后比較開心,但因為比較困,倒頭就睡了。

約七點五十到了徐州高鐵站,因為不知道幾點會到站、到站的情況是怎樣,所以并沒有購買動車票。下汽車一看手機,能買到一等座,卻顯示當前車次不可以購票,進入車站售票廳內,在自動售票機上居然能買到該趟車的二等座,感覺自己還是比較幸運的,果斷購票上車。

中午到了德州之后,和老板見個面,老板開著他的北京牌照的奔馳s350帶著我去了他公司。這個老板的公司的注冊資金有一個多億,是個非常大的企業。到了他的公司之后,他變的非常的忙碌,我自己看了工地,他和別的施工班組也看了他公司里面其他需要做的項目,我們并沒有交流幾分鐘,也沒有在一起共進午餐。結束之后,他要送我去高鐵站,約定我回頭把合同寄給他,他再給我打定金。

QQ截圖20180811085127.png

到了高鐵站之后,我自己買票回了徐州,又從徐州坐車回到了宿遷,晚上又在宿遷泗陽汽車站坐黑面包車回到了工地。很久沒有做這樣的面包車了,面包車里面擠了十幾個人,摩肩接踵,非常的擁擠與燥熱。

QQ截圖20180811085113.png

晚上到了工地之后發現,一個工人告訴我,他們都出了三張瓦片,并且把工地的尺寸給量錯了,我們所做的屋頂長度明明為為50米,他卻成了56米。這導致我第二天結賬的時候硬被甲方老板扣了9000塊錢,這個工程算下來是虧本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