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站口有個大爺倒下了,疑似走了,我卻什么也做不了。  

今天是2018年8月31日,我坐車從貴陽到重慶,準備明天一早從重慶到湖北荊州。  

正如我不知道,今天夜里想要到哪里一樣,我也不知道我未來該怎樣。  

原本今天計劃從安陽坐車到貴陽,再由貴陽坐火車到湖北宜昌,火車票都已經買好了,沒想到在貴陽的時候坐了出租車并沒能趕上火車,主要是因為在汽車站下車的時候沒有直接打車,而是圖便宜坐了黃牛攬的出租車,說好了價格,黃牛卻卻并沒有告知出租車司機送達時間,導致我沒能趕上火車。  

最后在貴州北站的門前坐上了一輛從貴州貴陽開到貴州遵義的黑車花了一百塊錢。到了貴州遵義的動車站后,又在貴州遵義坐動車到了重慶。  

到了重慶的時候,已經是夜里11點半了。因為明天一早要在北站坐車去湖北荊州,我只好坐著公交車盡量往重慶北站靠近,夜里在重慶的某個地方下了車也不知道具體是哪里,我一個人獨自行走在重慶的街頭,不知道該往那里去,該在哪里停歇,或許是因為貧窮,我在街道上轉了半個小時,最后才狠下心來,住在80塊錢一夜的小旅館里休息了一下。第二天一早起床,收拾了一下之后,滴滴打車到重慶北站,坐車去往湖北荊州,一路無語,到了湖北荊州之后,在荊州汽車站又坐車到荊州的江陵縣城。  

重慶.png

期間還發生了一些小插曲,或許是因為我在荊州汽車站買票的時候太倉促了,一不小心把我的身份證落在了網絡購票機上,當然這是后話了,直到這天晚上才發現。  

江陵.png

我千方百計的趕到了荊州,又打車到了工地,在工地上等到了下午3點鐘,和我約的甲方領導才到了工地現場。期間我也了解一下,這一家機構應該是央企控股的。等到甲方來了之后,我和他聊了大概的施工方案,在加油的期間,我試探了他一下,林昕賢,我也請他吃完飯,準備與他好處,將這件事情談成,沒想到他拒絕了我的好意,此時我也發現我把身份證搞丟了,心中有些著急,便倉促的離開了。再次回到江寧汽車站附近,已經是晚上6點多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開往荊州的直達車,我和別人拼了一輛黑車去荊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