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晚上住在荊州火車站旁的黑旅店,今天一早起床之后到了荊州汽車站,沒有費太大的挫折,就在汽車站服務臺里拿著我的身份證,還是挺慶幸的,這是我第二次把身份證搞丟了,沒想到居然被好心人撿到放在服務臺了,拿到身份證的那一刻,心中有些竊喜。

簡單吃了點早飯,坐上了從荊州開往重慶的D2277次動車組。三點多到重慶后下了動車,打車去了,和松哥約定的地方集合。他帶我來了他朋友開的奶茶店在里面喝了冰飲料,聽說最近要失憶,臺灣進口的茶最底料配上水果做的,講究的工藝而應對著高昂的價格。

五點多的時候松哥又帶我去吃了佩姐火鍋,聽說這家火鍋店是一家網紅店。他點了一份微辣的火鍋,沒想到嘗到嘴的時候卻是非常的辣,辣的我整整張臉都在顫抖,胃子仿佛都要燒穿了,暗嘆重慶的火鍋真是不同凡響。吃火鍋的時候我們各自喝了兩瓶冰啤酒,我覺得自己的肚子都在顫抖,腦子有些發暈。

松哥.png

吃完火鍋之后,我又跟著他到了一家專門喝啤酒的店,聽說是他的老板開的。這個店的逼格也挺高的,啤酒的種類琳瑯滿目,整整堆滿了三面墻壁,據松哥所說這些都是從國外進口來到國內貼牌的,這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啤酒。松哥挑選了幾種比利時啤酒讓我品嘗,或是我無福消受,覺得味道都挺怪的。我叫松哥如此盛情的招待我,也報之以禮,訂了兩件我們江蘇的特產盱眙小龍蝦給他品嘗。

品酒.png

松哥約來了他的兩個朋友,一個是他的大學同學,另一個是這個大學同學的老公。這兩位年輕人也是挺厲害的,這個大學同學是官二代,然后她的老公是臺灣富二代。官二代的家底她未曾多提,不過據她隱喻來看,她的父親還是有頭有臉的人。富二代是臺灣人,看來也游歷過不少的國家,待過很多的城市,他的家里就一千多個工人,所以他們倆的結合應該算是強強結合吧!他們在重慶已經開了一家咖啡店,這下又開了一下奶茶店,過著比較輕奢的生活。我在心中暗嘆,送個朋友圈的質量真的比我高多了。

不過我也在心中想,我自己也不差用雙手成就價值,這些年打拼雖然開始是有家底的,但除了開始的那兩年在家中學習以外,后來都是靠自己,所以我也并不比他們任何人所以我也并不比他們任何人差。昨天晚上10點多的時候我們便散場了,松哥打車把我送到了我訂的酒店里,喝了不少酒,我便迷迷糊糊的睡去了。